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曲蓉:湘茶产业中的传统与现代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宁波大学 曲蓉

 

湖南是我国重要的产茶大省,茶产量位居全国前五,湖南三湘四水的五彩茶更是构成了中国茶产业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7月9日至7月19日,我有幸随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赴湖南九地进行茶文化考察。

在考察中,我们对湖南五彩茶的种植、加工、仓储、包装、销售的产业链进行了较为深入的学习和了解,同时对湖南茶学科研、教育、文化、宣传、普及、茶旅融合有了全新的认识。特别是石门白云山的有机茶园、湘西黄金茶的文创、白沙溪国家级万吨黑毛茶储备库、湘益茯茶4.0智能化生产线以及安化千两茶制作工艺等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就考察学习的心得体会加以小结。

茶是中国传统饮品,茶叶的种植、加工、流通有上千年的历史;但与此同时,茶产业的规模化发展,既要继承传统制作工艺,又要合理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文化宣传等创新手段。在湘茶文化考察中,我认为注重传统与现代融合发展是湘茶的一大优势,而如何推动传统与现代深度融合也是未来湘茶乃至整个茶产业加强内涵式发展的内生动力。

作为一种农作物,茶树的生长有赖于特定的地理环境,不同的地理环境赋予了茶叶不同的品质和口味,在茶树种植方面应注意保留不同地域和品种所特有的风味。与此同时,茶产业化发展要求规模化、标准化生产,这又要求在遵守自然规律和茶叶生物特性基础上,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提高茶叶的品质和产能。石门白云山国有林场海拔930米、森林覆盖率92%,茶林相间、生物链基本完整为有机茶种植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林场中,现代科技也随处可见,如滴灌系统、农用小气候环境智能物联网监测点、诱虫板(粘虫板)等科技手段有效监控和调节茶树生长的小环境,在保证有机茶品质基础上,也确保了茶园的经济效益。在此次考察中,石门白云山在茶树种植中应用的农业技术最多,其他茶园也对农业技术有所应用,但能达到智能化控制的不多,还有很多茶农仍采取传统种植方式。原因可能是做高端有机茶的国有林场比普通农户在资金、规模、人员等方面更有优势。合理利用现代化种植手段是提高湘茶品质的核心和关键,这需要借助集体经济的集团化优势整体布局新科技或由下游茶加工企业从技术上或从资金上支持、鼓励农户应用现代科技手段。

在茶叶的仓储加工环节,益阳茶厂和白沙溪茶厂做到了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并重,特别是益阳茶厂在这方面表现更为突出。益阳茶厂旧址有六十多年的历史,是国家边销茶原料储备库,在这里,黑毛茶长期储存、自然发酵,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微生物环境。相较于其他茶类,黑茶仓储要求低,做到清洁、干燥、通风、防潮、无异味即可。益阳茶厂储备库属于五六十年代的老建筑,除满足上述仓储要求外,似乎并无独特工艺;但储备库中长久以来所形成的微生物环境和黑毛茶发酵所形成独特酵香也成为益阳黑茶品质的保证。在加工环节,益阳茶厂不仅有传统的益阳茯砖茶制作工艺(2008年评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保护项目),同时投入使用了4.0智能化生产线,保证了茯砖茶生产加工的标准化和高产能。益阳茶厂的4.0智能化生产线是我在考察中看到的最先进的茶叶加工设备。在很多茶厂还停留在机械加工甚至手工加工情况下,益阳茶厂率先进入智能化时代,做到了全封闭、自动化生产,有效提高了成品茶的品质。仓储和加工是发酵茶生产的两个重要环节,益阳茶厂在两个环节中有效融合了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的独特优势,使茶叶既保留作物的独有风味又做到标准化生产,个人认为是茶企未来发展的风向标。总体上看,湖南茶企都或多或少地应用现代技术手段,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停留在手工作坊式制作工艺。手工作坊式的生产固然在保留茶叶独特风味上具有优势,适宜发展高端茶、定制茶或某些特殊品类的茶产品,但由于其难以达到产业化发展所需的卫生和品质,不适宜大众消费的茶产品制作。如何开发适合不同类别茶产品生产的智能化生产线应该是茶产业化必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在考察中,安化县副县长和专家都提到了茶叶溯源问题。茶叶溯源是安全生产和全程供应链管理相结合的茶产品追溯系统,属于茶产品过程管理。在现代社会,人们对食品安全、健康、质量保障等问题越来越关注,但包括茶在内的农产品具有独特性,很难实现完全透明的监督和管理。茶叶溯源通过对茶叶种植、加工、包装、流通的全过程管理,实现从茶树到茶杯的无缝对接。事实上,许多大型茶企的产业化生产都须解决一个重要问题,即茶企产能与原料供给之间的矛盾,在考察中,我们了解到原料供给主要通过自营、茶企-农户合营、茶企标准化采购等方式获得。特别是农户家庭小规模种植占茶叶原料比重的相当一部分,如何使零散的原料生产与相对集中、标准的加工、流通环节相结合,这也是茶产业化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当然,随着信息化发展,二维码可以为茶叶溯源提供信息化手段。但与此同时,要想完全实现茶叶溯源,湖南茶企还需在茶叶的仓储、加工、包装等过程中加强精细化、规范化和标准化管理。这需要大量的技术改革和革新。

安化黑茶在品牌宣传上独具优势,这很大程度取决于黑茶独有的促消化解油、降脂减肥等功效迎合了现代人对减肥的养生需求。黑茶的产地很多,安化在众多产地中能脱颖而出取决于其对品牌的独到经营,白沙溪又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在座谈中了解到,白沙溪在全国共设4万家专卖店,央视广告投4千万,借助互联网等新媒体进行品牌宣传。在品牌塑造方面,包括白沙溪在内的湘茶集团既注重挖掘历史,同时注重挖掘茶的营养价值、美学价值和文化价值。早在唐宋期间,湖南茶叶就通过陆路、水路销往西域、东南亚、西亚、欧洲和西非等地,现在仍遗存茶马古道遗址。此外,石门夹山寺拥有历史悠久的禅茶文化,圆悟克勤在此编著《碧岩录》,善会在此悟出“茶禅一味”。这些深厚的历史文化为湘茶奠定了文化底蕴、增添了茶叶的文化附加值。当然,从湘茶文化研究现状来看,由于专业化、深度性研究还不够,对资料的考据有待加强,因此,湘茶文化的说服力和影响力也有待进一步提升。此外,湘茶集团还注重挖掘五彩茶的营养价值,特别是茯砖茶所特有的益生菌——“冠突散囊菌”得到了较为充分研究和关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湘茶的市场竞争力。

茶叶包装是茶产品得以呈现的外在形式。传统社会物资缺乏,茶叶包装比较单一,以简单实用为主。千两茶制作工艺和包装是传统黑茶包装的代表之一,而之所以压制千两茶是为了方便运输。在白沙溪茶厂,我们观看了千两茶制作工艺,在整个制作过程中完全靠传统的人工制作,没有使用任何机械设备。此外,千两茶将加工制作和包装合二为一,在加工制作过程中完成包装,包装里外三层完全使用自然材料,里面用粽叶、中间用棕榈皮、外面用竹篾,三层包装兼具杀菌积香、防尘防水保温等功能,而且由于使用的都是纯天然材料,可降解还环保。近现代,湖南茶叶包装仍比较简单、质朴,通常用天然材料或白纸、牛皮纸进行包装。现代湘茶包装呈现多元化发展,既有千两茶这类传统包装,也有比较现代的包装。不论传统或现代,好的包装总是兼具实用性和设计感、融合茶道文化和美学价值。例如,湘西黄金茶将当地知名书法家苏高宇的书画与黄金茶结合起来形成独特的茶道审美;白沙溪茶在包装上注重区分高端与大众、传统与现代、各类茶品以及各消费群体的不同,包装质感和精美度总体高于其他茶叶品牌。当然也有一些品牌的茶叶包装,给人感觉包装过于复杂同时设计又不够精美,对消费群体的定位不够明晰,缺乏对当地茶文化的结合等,有较大的提升空间。茶叶包装仅是茶产品的外在表现形式,但形式恰恰是茶道文化的重要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茶产品的内在品质和市场价值,是茶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

在11天的湖南茶文化考察中,我的最大感受是湖南茶产业在传统与现代融合中所展现出的生机与活力,相信湖南茶人通过持续不懈的科技和文化创新将使茶这一传统饮品成为大众日常消费品。


  
上一篇王芳:探讨湖南茶产业发展的动因和影因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