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

茶道哲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电话

张耀南: “中华茶典中之水哲学——三款六式框架”(下篇)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我们进入到正题。

前面也是正题,我原来的标题是这样的:《茶典中之水哲学——三款六式框架》。基本意思是:我们茶典当中,关于水的学说,构成一个“三款六式”框架: 

时间坐标两式为时间坐标虚时式、时间坐标实时式,

空间坐标两式为空间坐标水形式、空间坐标地域式,

本身坐标两式为本身坐标水他式、本身坐标水水式。

时间坐标两式,空间坐标两式,本身坐标两式。我的草稿,是在湖州会上提交的,很粗糙,这一次要稍微详细一点。我们下面就来解释,这些分别是什么意思。

   

第一,时间坐标虚时式

我们先看时间坐标虚时式。我选用的是《庄子》的秋水篇。我不认为庄子的秋水篇,写的是实际的秋水,我把它放在虚时式里面,这个秋是虚的。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 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

庄子写的东西多漂亮,它需要经过工业时代吗?它需要经过科学时代的洗礼吗?庄子之后,经过科学洗礼的人,永远也写不出这些东西来。

然后接着说:

北海若曰:“井鼃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涘,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

这个话非常有名,这段话经常被引用。讲完这段话,北海若就跟他说,你这个河伯今天终于可以看见大海了。“乃知尔丑”,知道一点点水自以为很多,知道自己很小了、很丑了。“尔将可与语大理矣”,当你知道自己渺小、自己很丑陋的时候,我就可以跟你讲这个大的道理了。讲什么道理?水的道理。

“吾在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毫末之在于马体乎?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伯夷辞之以为名,仲尼语之以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

理一:水少而自多于水者不可语水。第一个道理,这一段话讲的。“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上面这些人都是自以为多,跟你刚才没有看到大海之前自以为水很多是一回事。所以他讲的第一个道理就是:“水少而自多于水者,不可语水。”你就给我一杯水,你以为是一个大海,这样的人我们不可以跟他讲水。《秋水篇》要讲水的道理,对不对?再往下。

河伯曰:“然则吾大天地而小豪末,可乎?”北海若曰:“计人之所知,不若其所不知;其生之时,不若未生之时;以其至小,求穷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观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

0c1f4c86441503c55cb9422f2c8e581d.jpg                                               

理二:水少而自少于水者亦不可语水。“然则吾大天地而小豪末,可乎?”我水比较少却自以为多,你说不可以,那我现在换个说法,下一步,水多就以为多,水少就以为少,可不可以呢?庄子讲的第二个道理就是:“水少而自少于水者也不可以讲水。”水少自以为多,这个人讲不了;现在换一个说法,我水少而自少,是不是可以了?庄子认为也也不行。再往下。

北海若曰:“夫自细视大者不尽,自大视细者不明。故异便,此势之有也。夫精,小之微也;垺,大之殷也;夫精粗者,期于有形者也;无形者,数之所不能分也;不可围者,数之所不能穷也。可以言论者,物之粗也;可以意致者,物之精也;言之所不能论,意之所不能致者,不期精粗焉。”

理三:水多则自多于水、【水少则自少于水者】不可语水。“夫自细视大者不尽,自大视细者不明。”这一段讲的什么道理?这一段是问:水多自以为多可不可以呢?因为水少自少于水,这个已经说了。我水多,自多于水,我水多,我本来就是一个大海,我自以为很大,这个可不可以呢?庄子的回答是:也不行。再往下。

河伯曰:“若物之外,若物之内,恶至而倪贵贱?恶至而倪小大?”北海若曰:“以道观之,物无贵贱;以物观之,自贵而相贱;以俗观之,贵贱不在己。以差观之,因其所大而大之,则万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则万物莫不小。知天地之为稊米也,知毫末之为丘山也,则差数睹矣。以功观之,因其所有而有之,则万物莫不有;因其所无而无之,则万物莫不无。知东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无,则功分定矣。以趣观之,因其所然而然之,则万物莫不然;因其所非而非之,则万物莫不非。知尧、桀之自然而相非,则趣操睹矣。

理四:水多非自多于水、水少非自少于水者可语水。无贵无贱,无大无小,无有无无,无然无非。最核心的就是这几句:“以道观之,物无贵贱;以物观之,自贵而相贱;以俗观之,贵贱不在己。以差观之,因其所大而大之,则万物莫不大;因其所小而小之,则万物莫不小。”这段话的核心道理就是无贵、无贱、无大、无小、无然、无非,也就是我们讲的没有贵贱、大小、有无、然非。这样的一个思维,如果用于讲水,该怎么讲?所以第四个道理就是:水多不自以为多,水少不自以为少,这样的人我才能给他讲水的道理。

水少不自少,水多不自多。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在庄子《秋水篇》中,所有的,不管是自多、还是自少,都不可以,但是加了“非”字都可以,这是其间的一个秘密。

比如说你水少自以为多,这不行;你水多自以为少,这也不行;你水少自以为少,这也不行;你水多自以为多,这也不行。可是下面,我水少不自少、我水多不自多,这可以。也就是说,所有肯定句的都不行,所有否定句的都可以。这是庄子很伟大的思想。这就是后来我们禅宗里面讲的四句教。我突然发现禅宗的四句教,可能来自庄子。庄子已经到了一个双非的境界,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发现。

以下为六喻:

1、夔怜蚿,蚿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

2、孔子游于匡,宋人围之数匝,而弦歌不辍

3、公孙龙问于魏牟曰

4、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

5、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

6、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以上六喻,为水少自多于水者不可语水、水少自少于水者亦不可语水、水多自多与水少自少于水者不可语水、水少非自多与水少非自少于水者可语水之三款四句之分论。南案:此六喻也许蕴涵绕款四句,绕款四句为双非四句:水少,非自多非自少;水多,非自多非自少;水亦少亦多,非自多非自少;水非少非多, 非自多非自少。

讲水,以多少论,本身包含了四句。因为我们以多少来讲水的时候,实际上有四句的。哪四句?水少,水多,水亦少亦多,水非少非多。我们以多少讲水的时候,它本身就有四句。那如果我们把这四句列出来,后面加上“非”字,又得到非少、非多、非少非多、非非少非非多这四句。我们叫做绕款四句。这是从庄子里面引申出来的,这是一种双“非”的层面。

有关这些比喻的讨论,都是成千上万的。这六个比喻,都很著名。它讲什么道理?就是围绕我们刚才讲的那些东西。这六大比喻都是关于水的,都跟水有关。所以这六大比喻告诉我们,哪些情况可以讲水,哪些情况不可以讲水。肯定句的都不能讲,否定句的都可以讲。

也许有人会问,你讲的庄子跟茶有什么关系?庄子与茶、道家与茶,有什么关系,值得认真探讨。老子说: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庄子说: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伏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老庄“虚静观复法”是明心见性、洞察自然、反观自我,体悟道德的无上妙法。道家的“虚静观复法”在中国茶道中演化为“茶须静品”之理论实践。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中写道:茶之为物,“冲淡闲洁,韵高致静”。徐祯卿《秋夜试茶》诗云:“静院凉生冷烛花,风吹翠竹月光华;闷来无伴倾云液,铜叶闲尝字笋茶。”中国茶道“欲达茶道通玄境,除却静字无妙法”。

茶道基本的内涵,跟道家有关,跟庄子也有关。庄子的《秋水》,我们虽然没有看见庄子讲茶,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一下,庄子书上究竟讲到茶没有,我没有查。但是他的想法和思想,一定跟茶有关。我把它叫做虚时式。庄子秋水篇是一个时间坐标的虚时式,我个人不认为他是一个实际的秋水、秋天。


 1/8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张耀南: “中华茶典中之水哲学——三款六式框架”(上篇)
下一篇耿晓辉:关于陆羽《茶经·七之事》的阅读心得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