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致力于茶道哲学学科体系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致力于茶道哲学学科体系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致力于茶道哲学学科体系建设电话

金永丽: 茶叶拍卖制度的历史考察——从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关闭说起

声明:本站所有原创文章均为作者投稿版权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www.teaismphi.cn)” 。个人投稿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责原作者自负,敬请读者诸君自行判断。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该文收录在《新世界史》(第4辑),感谢作者的信任,得以在本研究所的网站、微博、微信公号推送,以飨读者!

 


国内关于茶叶拍卖制度的文章不少,但是都以介绍现状的居多,目前尚未见到从历史学的角度对茶叶拍卖制度进行分析的文章。茶叶拍卖制度是英帝国建立起茶业垄断权的重要推手。本文拟从历史学的视角考察世界茶叶拍卖制度发展的历史脉络,探究伦敦茶叶拍卖中心衰落的原因,考察世界茶叶拍卖中心从英国伦敦到印度加尔各答再到东非蒙巴萨的转换过程,分析世界茶叶生产与贸易的新趋势对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关闭产生的影响,并对世界茶叶拍卖制度发展走向做出展望。

 

一、伦敦茶叶拍卖的终结

1998年6月26日周一,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在明辛街(Mincing Lane)宣告停拍,从而结束了300多年的拍卖历史。这在世界茶业历史上无疑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伦敦茶叶经纪人协会(Tea Brokers' Association)主席提姆·克里弗顿(Tim Clifton认为,对于伦敦茶叶市场而言,这个周一是令人悲伤的一天:“尤其令人伤感的原因之一是本来它是我们每周交换观点的美好贸易聚会。”现在储藏茶叶的仓库空了,满载茶叶的快船挤满码头的景象也一去不复返了。不过他承认,伦敦拍卖中心关闭不会对国际茶叶市场的活力构成影响,“我不认为它会影响茶叶销售的增长。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进行的茶叶私人销售在增加。伦敦茶叶拍卖中心的关闭只是一种越来越少采用的一种销售方式的终止。”[1] 茶叶依然是英国最受欢迎的饮品,英国也依然是世界最大的茶叶消费国之一。每年仍然消费1.5亿公斤茶叶。伦敦茶叶拍卖中心终止运转不会对英国茶叶消费者产生任何影响。

二、伦敦茶叶拍卖的缘起

欧洲人最初在中国沿海与中国人进行茶叶贸易时,中国商人会直接把茶叶卖给进口商,不存在拍卖的问题[2]。不过,欧洲人把茶叶进口到欧洲时却面临着定价的问题。因为茶叶完完全全是一个东方商品,在欧洲没有任何市场基础。商人们不知道定多高价格合适,不了解定价后的市场走向。这就是欧洲商人将进口茶叶付诸拍卖的原因,这样做便于由市场确定茶叶价格。贸易商只需做出基础定价,并保证定期供应即可,价格最终由购买者决定。最初的拍卖是试验性的,后来人们很快发现拍卖制度对于给不同品质的茶叶确定不同的价格非常有帮助。所以拍卖制度就确定下来了。茶叶并不是最早使用拍卖制度的商品,其它商品,譬如香料和酒等在欧洲也曾被付诸于拍卖。不过相比较而言茶叶的拍卖历史最为悠久。

欧洲最早的茶叶拍卖始于阿姆斯特丹,繁荣于伦敦。荷兰人最早把茶叶运到欧洲,英国紧随之,伦敦很快取代阿姆斯特丹稳居世界茶叶贸易中心地位。拍卖不久即成为伦敦茶叶贸易最重要的定价方式。伦敦茶叶拍卖制度的建立既有利于满足和促进茶叶的英国本土消费,也有助于茶叶卖往英国的各殖民地。由于不断从世界主要产茶地区进口大量茶叶,伦敦的茶叶拍卖具备了跨国性和国际性。这里有买进,有存储,有卖出,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世界茶叶贸易的脉动。伦敦茶叶拍卖中心的建立促进了茶叶的世界性流转。在伦敦茶叶拍卖高峰期的1950年代,世界茶叶的近三分之一是在伦敦拍卖中心卖出的。

英国最早的茶叶拍卖不是由机构进行的,而是由个人进行的,托马斯•加尔威(Thomas Garway)被看作是英国茶叶拍卖第一人,他是伦敦一位烟草和咖啡店老板。与后来不同的是加尔威拍卖的是泡好的茶水,而非茶叶。他从东方回来的商人那里学习如何泡茶,然后将泡好的茶水进行拍卖。每卖出1磅茶叶他便可以获利16-60便士。那时候伦敦当地咖啡屋和酒馆时常会举办一些非正式的拍卖。1750年代中期东印度公司驻伦敦总部(East India House)举行了季度性拍卖,这便开启了由机构进行茶叶拍卖的先河。由于东印度公司长期垄断东方贸易,所以茶叶的机构拍卖也由东印度公司一家进行。这种情形到1833年《印度政府法》出台后逐步得到改变,英属东印度公司不再垄断茶叶贸易, 1834年10月8日的拍卖成为“自由茶叶贸易”政策下的第一次拍卖。东印度公司贸易垄断结束后,茶叶拍卖地点转移到明辛街,此后明辛街便成为世界茶叶贸易的麦加。1839年1月10日在这里举行了印度茶叶的首次拍卖。1842年首次拍卖来自世界上第一家茶叶生产公司阿萨姆公司的产品,这批茶叶是1840年生产的,其中146箱是红茶,25箱是绿茶。拍卖价格非常可观,平均每磅3先令,这在当时是很好的价格。在印度茶叶生产形成规模之前,中国茶叶一直是明辛街的主要拍卖商品。东印度公司精明的控制茶叶进口数量,以便维持高价格和高利润。1873年来自斯里兰卡的茶叶第一次进入英国市场。首批为23磅。第一批非洲茶叶进入英国市场是在1928年,来自肯尼亚茶叶公司。源于非洲的第一批茶叶于1928年1月18日在伦敦拍出。

三、伦敦茶叶拍卖遭遇外来挑战

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见证了世界茶业的扩展。它既见证了世界茶业的繁荣,也遭遇到了各种挑战。这些挑战主要来自外部,通常难以应对,比如两次世界大战造成的交通中断。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拍卖被迫停止。一战结束后,1919年5月5日伦敦重启茶叶拍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茶叶拍卖被迫再次终止,停拍时间从1939年直至1951年4月,时间长达12年之久。

20世纪中叶之后亚非茶叶生产国新拍卖中心陆续成立,对伦敦拍卖中心构成了更大的挑战。伦敦茶叶拍卖中心的长期繁荣得益于其宗主国地位。随着前殖民地(如印度、斯里兰卡和肯尼亚等)纷纷独立,以及茶叶产地拍卖中心的建立,伦敦茶叶拍卖中心的地位江河日下。各茶叶中心的建立分流了伦敦茶叶拍卖的数量,不断削弱伦敦作为世界茶叶拍卖中心的地位。

伦敦之外最早建立的拍卖中心是在印度加尔各答,后者的拍卖始于19世纪中叶。不过加尔各答拍卖中心自建立以后长期处于伦敦拍卖中心的阴影之下,直至20世纪初以后,尤其是印度独立后其地位才变得愈益重要,并在很长时期内是印度国内最重要的拍卖中心。二战结束后,在伦敦拍卖尚未恢复时,在科钦和吉大港(Cochin and Chittagong)又有两个新拍卖中心建立。科钦位于印度西南部的马拉巴尔沿海,这里的茶叶拍卖中心于1947年7月成立,主要服务于尼尔吉里地区的种植园(Nilgiri plantations)。印巴分治后吉大港拍卖中心的成立变得很有必要。1996年时孟加拉生产茶叶中的约83%是通过这里拍卖出售的。

1956年11月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建立了茶叶拍卖中心。1969年肯尼亚茶叶拍卖转移至更具战略意义的港口城市蒙巴萨(Mombasa)。蒙巴萨茶叶拍卖中心的国际性更强。是东非茶叶贸易的中心点,10个东非茶叶生产国家的茶叶在这里拍卖。肯尼亚茶叶发展局(The Kenya Tea Development Authority (KTDA))努力使这里的茶叶拍卖保持相当规模,肯尼亚本国生产的茶叶至少55%通过此拍卖中心卖出。1974年这里拍卖了2000万公斤茶,1996年拍卖量高达1.9亿公斤。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茶叶拍卖中心。[3]1970年9月,在马拉维的林贝(Limbe)建立了非洲第2个茶叶拍卖中心。

印度是目前世界上茶叶拍卖中心最多的国家。除了上面的提到的加尔各答和科钦之外,独立后印度还建立了其它几个拍卖中心:1963年3月23日在泰米尔纳杜邦的尼尔吉里县的库努尔(Coonoor),1964年4月30日在旁遮普邦的阿姆利则(Amritsar),1970年9月25日在阿萨姆邦的古瓦哈蒂(Guwahati),1976年10月29日在西孟加拉邦的斯里古里(Siliguri),1980年11月22日在泰米尔纳杜邦的柯因巴托尔(Coimbatore)等。这样在印度建立的茶叶拍卖中心有至少7个。

德国汉堡和新加坡也都曾经试图建立新的拍卖中心,建立和运营时间分别为1960年10月-1965年2月和1981年12月至1986年8月,这两个非产茶区拍卖中心试图与茶叶生产国抗衡。不过最后它们只是分流了伦敦和其它茶叶产地拍卖中心的少量贸易。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新加坡拍卖中心一度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不过这里在供货方面得到的支持却不够,拍卖中心运作的第一年拍卖的茶叶有仅有1700吨左右。

每一个新茶叶拍卖中心成立背后都有各自的政治和经济诉求,其中自然包含民族主义和地区主义情结。1839年伦敦首次拍卖印度茶叶背后有取代中国茶叶的激情在里面。1970年印度阿萨姆邦古瓦哈蒂拍卖中心的建立有阿萨姆民族主义者为本地茶业从业者争取利益的诉求在其中。独立后印度政府出台政策限制茶叶出口至伦敦的数量也有上述考虑。1954年印度中央政府成立了“茶叶拍卖调查委员会”(Tea Auction Enquiry Committee)。该委员会建议运到伦敦的茶叶应该限制在印度茶叶产量的25%。过一段时间后这一比例则应该降至20%。印度茶叶拍卖调查委员会的建议反映了独立后的印度希望掌控茶叶拍卖脉搏的愿望。独立后印度国内茶叶消费的大幅增加影响了出口数量,这是促使茶叶拍卖调查委员会做出限制茶叶出口的重要缘由之一。印度茶叶协会(Indian Tea Association)反对这一建议,认为茶叶生产者应该有把茶叶运到可以使自己获得更好价格地方的权利。尽管遭到印度茶叶协会的反对,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最终还是被接受。


  
上一篇王雅清:乡村振兴背景下中国茶产业的现状及发展路径探析——基于黔、湘、粤三地茶区实地调研的分析
下一篇返回列表
X

合作交流:李老师

电话:010-82504240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